重庆时时彩最新规律: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顾轻舟司行霈小说师座的三世情人完整版章节免费阅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津时时彩现场 www.xvwba.com.cn 顾轻舟司行霈小说师座的三世情人完整版章节免费阅读就在 可米书屋!师座的三世情人是一部适合女生阅读的言情小说,讲述了顾轻舟司行霈之间的爱恨情仇,小说全文已出,内容精彩,喜欢的小伙伴就点击顾轻舟司行霈小说师座的三世情人完整版章节免费阅读吧!


相关小说:(点击目录按钮即可阅读全文)

顾轻舟司少帅bbb

顾轻舟司少帅

冰冷少帅荒唐妻

满城东风许佳人

烽烟乱世遇佳人

谁家府上泛轻舟

晚安司令大人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师座的三世情人


男人带着顾轻舟去吃饭。


    最地道的岳城馆子,一间僻静的雅间,他点了几样岳城名菜,要了一坛花雕。


    顾轻舟的乳娘李妈妈就是岳城本地人,她的岳城菜比这馆子更地道。


    吃了几口,顾轻舟兴致阑珊,吃不下去了。


    “喝酒吗?”男人自己不怎么吃菜,酒倒是一口一口的,见顾轻舟也不吃了,端起酒盏问她。


    顾轻舟摇头:“我不会喝酒,我要回去了”


    男人轻笑,好似听了个玩笑话。


    他用力拽过她,将她抱着坐在他腿上,她身子轻柔,雪肤明眸,年纪又像只软萌的兔儿。


    他声音难得的温柔,酒香溢出:“知道不知道我在火车站找了你三天?”


    为了那支勃朗宁手枪


    顾轻舟更想要那支勃朗宁,装傻又太刻意了,抿唇不答。


    “叫什么名字?”他又问。


    顾轻舟道:“李娟?!?/p>


    “真叫李娟?”


    “是!”


    “嗯,娟儿,好听!”男人接受了,轻声笑着,粗粝手指按压她的唇,想吻上去。


    他的手长期握枪,磨出一圈粗粝的老茧,压在她柔嫩的唇上,酥酥麻麻的触觉,顾轻舟想躲。


    “为何要抱我?”顾轻舟迎上了他的眸子,问道。


    “怎么,不喜欢?”男人挑眉反问。


    “我又不是伎女?!惫饲嶂埘久?,“好人家的姑娘,这样搂搂抱抱?你们岳城人都这样?”


    男人听了这话,并没有恼羞成怒,而是笑,搂得她更紧了,轻轻咬她的耳垂:“做我的伎女,不委屈你!”


    顾轻舟咬牙。


    她正要推他,甚至要恼怒扇他耳光的时候,雅间门被推开了。


    男人的随从兴奋道:“团长,人抓到了!”


    团长?


    这男人是当兵的。


    他果然是岳城军政府的人。


    “好,太好了!”男人很高兴,丢了手里的酒盏,拽起顾轻舟,“走,带着你去看审犯人!”


    顾轻舟听到审犯人,就以为是去警备厅。


    可男人的汽车一路出城。


    城外有一处守卫森严的监牢,牢中宽大复杂,场地上沁出暗红,似无数人的鲜血浸染。


    顾轻舟有点冷,她缩了肩膀。他们不是去警备厅的大牢,而是去军政府的大牢。


    她身后跟着男人的随从,一步落下就要撞到人身上,只得拼命小跑,跟着男人的脚步。


    他们进了监牢。


    监牢的一隅,关着八个高大精壮的犯人,个个被打得皮开肉绽。


    “团长,审了一个小时了,屁也没问出来!”下属禀告道。


    男人坐在椅子上,拍了拍他旁边的位置,让顾轻舟坐下。


    “拿烙铁烫?!蹦腥嗽频缜岬?。


    “烫了,他们嘴巴紧!”


    “嘴巴紧?”男人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玩味般想了想,突然转头问顾轻舟,“见过活剥人皮吗?”


    顾轻舟头皮一紧。


    拜托是开玩笑的,拜托不是真的!


    “去准备,剥了他!”男人随意指了一命囚犯。


    顾轻舟头皮发紧,转颐愕然看着这男人,难道审讯要用到如此酷刑吗?


    她手指发僵,用力才能蜷缩起来。


    那边,果然很快就架起了刑架,男人吩咐将囚犯架上去,有个刽子手磕破了囚犯的脸,一块皮肉翻出来,高大精壮的囚犯惨叫,顾轻舟才彻底明白:不是开玩笑的。


    真的要活剥一个人。


    而其他囚犯,都被男人派人押在旁边,观看着剥皮,震慑他们。


    “我要回家!”顾轻舟后背一层薄汗,声音都在发抖。


    “别跑!”男人一把将顾轻舟圈在怀里,抱着她看。


    顾轻舟被男人捏住下颌,逼迫她看着场地里活剥人皮,耳边全是犯人凄厉的叫声,顾轻舟整个人都在发抖,她死死咬住唇,才没有跟着尖叫起来。


    剥了皮之后,男人亲手将那个没皮的犯人,钉在木桩上。


    “我说,我说!”剩下的犯人全吓疯了,个个争先恐后交代。


    “是程副将的意思,程副将想要除了您”


    轻舟哇的一声,吐了一地,后面的审讯再也听不见。


    回去的时候,男人很亢奋,上车就紧紧搂住了轻舟。


    “放开我!”顾轻舟嘶叫,使劲挣扎捶打,再也没有了之前假意迎合的耐性,“你这个变态,你这个变态!”


    她声音尖锐刺耳,男人微微蹙眉,吻住了她的唇。


    他堵住她的嘴巴,顾轻舟愣住。


    她的初吻!


    男人还把舌头顶进来,温热的舌撩拨着,让她无处可退。


    顾轻舟回神,压抑心头乱跳的悸动,又踢又打,从喉咙间骂变态!


    他真的太变态了!


    他把一个人活活剥了皮,那惨叫声,顾轻舟这辈子也忘不了。


    他最变态的是,他压住她的脑袋,逼迫她跟着看。


    顾轻舟不想看,她吓得手脚全软了。


    最后,这个变态居然亲自去把那没皮的血人钉在木桩上,顾轻舟看到那个人在痉挛,他皮都没了,却还没有死


    十分惨烈,可谓人间炼狱!


    顾轻舟想吐,已经吐了三四次,胃里什么也没有了。


    她又恶心又害怕,眼泪簌簌的滚,又被这变态吻住,脑子里逐渐模糊,她晕眩了。


    最变态的是,这么可怕的事,他居然看的血脉贲张!


    简直是魔鬼!


    男人却越吻越深。


    每次杀人,他浑身亢奋,精神特别足。


    他粗粝的手掌在她的周身游走,顾轻舟哭了,浑身没了半分力气,任由男人捏扁捏圆。


    她回城是有目的的,她需得完成,而不是来做某个男人的伎女!


    顾轻舟恨极,在火车上的那个晚上,应该顶住被他割喉的恐惧,大声嘶喊暴露他!


    “是处吗?”男人声音嘶哑,压抑着粗重的呼吸。


    顾轻舟一脸的泪,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她刚刚看到一个活剥的人皮,哪里还有精神听他说话?


    她耳边嗡嗡的。


    “这么应该还是处?!蹦腥说暮粑蛹贝?,“你承受不住的?!?/p>


    他重重拍了司机的后座,“去堂子!”堂子算是比较高级点的伎馆。


    司机道是,加快了车速。


    到了堂子门口,他居然将顾轻舟扛在肩上,一起带入。


    “不,不!”顾轻舟回神,看到是伎院,又闹腾起来。


    她不是伎女,她不要进这种地方!


    男人却重重拍她的屁股:“乖!”


    顾轻舟原本就头晕目眩,被他扛在肩头,脑袋回血,彻底失去了方向感,整个人似踩在云端上,再也没力气挣扎。


    他不顾四周投过来的目光,将她带进了一间奢华的包房。


    他放下就吻她,将她抵在床头旁边的墙壁上,吻得疯狂,吞噬着她柔软的唇,几乎要将她撕裂入腹。


    顾轻舟一点力气也没有。


    “少爷”旋即,一个身材火爆的女子,进了包房。


    这变态就放开了顾轻舟。


    他的呼吸更重了,重到一下下的,似只发情的猛兽。


    他离开顾轻舟的唇,顾轻舟以为自己终于解脱时,男人从身后掏出一副手铐,将顾轻舟拷在床脚上。


    顾轻舟挣扎着手铐,拉得一阵乱响,却无法脱开,她厉叫:“你做什么,你这个变态,你这个人渣,你放开我!”


    她不想看他杀人,更不想看他行房。


    他却把她锁在他床边的柱子上。


    顾轻舟厉哭:“你这个变态,变态,神经病,变态!”眼泪经不住又滚落。


    男人不管顾轻舟的歇斯底里,只是将那女人推在床上,动作野蛮凶残。


    顾轻舟就被锁在床边,他做了什么,她全知道,然后她彻底崩溃了。


    活了十六岁,她好似把人生最黑暗的都见识过了。


    一个小时之后,这变态终于从女人身上起来。


    他洗了澡,解开了顾轻舟的手铐,要带着她离开。


    上了车,男人拍顾轻舟的脸:“回神,吓到了?”


    吓到了?


    顾轻舟想骂又想笑,她似乎经历了地狱般的一个下午,他却轻描淡写问她是不是吓到了


    顾轻舟更想哭,可是眼睛里已经流不出半滴眼泪,她的魂魄像离体了,她一点力气也没有。


    “去顾公馆!”男人道。


    中午绑架顾轻舟的时候,男人让下属拦住了那个黄包车司机,问他是从哪里出发的。


    故而,他就知道顾轻舟是顾公馆的小姐。


    顾轻舟骗他说她姓李,男人也没反驳。


    下车时,已是黄昏,晚霞谲滟披下来,顾公馆覆盖着一层锦衣。


    男人将她放在顾公馆门口,就开车离开了,并没有送她到屋子里。


    回到车上,他有点疲倦了。


    司机是他的老下属,轻声问:“少帅,是回督军府,还是去别馆?”


    “去别馆?!蹦腥巳嗔巳喽钔?,道。


    奥斯丁轿车转头,回到了男人自己的别馆,是一处很精致小巧的法式小楼。


    回到别馆,负责打扫和煮饭的孙妈告诉男人:“少帅,夫人今天打电话来了,明晚督军府有个很重要的舞会,让您回去一趟?!?/p>


    男人摆摆手,不理会。


    第二天早起,他就把这事忘得精光。今天还有集训,他吃过早饭就赶去营地了。



《我与你的情深似?!沸挛磐萍觯?/h2>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是什么时候颠覆了“文艺应当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服务”这一社会主义文艺路线的?!那一股“伤痕潮”功不可灭,可惜的是“旧伤痕”已经烟灭,取代其的是“挖根潮”。留给工农 2018-12-10
  • 黄坤明会见澳门新闻界高层访京团 2018-12-10
  • 帮助孩子成为优秀的人:如何通过编故事来发展孩子的创造力 2018-12-09
  • 5月私募产品发行量创今年以来新低 2018-12-08
  • 智媒云图(Intell Vision):缺陷检测 2018-12-08
  • 房地产就有国家和集体之土地不计价到计价,这笔是经济收入还是财产收入? 2018-12-07
  •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 甲子匠心一件事 漆器大师薛生金:以创新传承千年技艺 2018-12-07
  • 北京迎最年轻区长 43岁陈之常任石景山区代区长 2018-12-06
  • 外媒称中俄元首达成重要共识 两国合作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2018-12-05
  • 中国的强大不是说说而己,不要因为有俩钱就以为成了世界老大 ! 拥有保护财富和维护主权的能力,才是真正强大的标志!(原创首发) 2018-12-04
  • 新余投资2.6亿元建设陆路口岸查验区 2018-12-03
  •  [生活资讯]  [辣妹探店]  [激情试驾]  [创客餐考] 2018-12-02
  • 其实我们在各项领域上都受制于国外,这些年引进技术,竞争失败的都是我们自己的企业。外资投资免税期优惠期一过,就撤资,由于监管不到位,很多企业被外资掏空。 2018-12-02
  • 端午将至 这份出行指南请查收 2018-12-01
  • 中英航母大战谁能赢歼151枚炸弹就能炸瘫女王 2018-12-01
  • 908| 31| 278| 692| 546| 384| 729| 832| 41| 742|